首页 社会内容详情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将建新馆:42岁墨西哥建筑师领衔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将建新馆:42岁墨西哥建筑师领衔

分类:社会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近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宣布,将由墨西哥建筑师弗里达·埃斯科贝多(Frida Escobedo)设计新的现当代艺术区。现年42岁的埃斯科贝多曾设计过2018年的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亭,是当时该项目历史上最年轻的建筑师。这一项目将耗费5亿美元,包括8万平方英尺的展厅和公共空间,让博物馆有机会讲述比过去更加丰富的现当代艺术故事。

早在2014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已经展开了建立现当代艺术区的计划,此后由于财政问题而搁置。去年11月,博物馆宣布,美籍华裔金融家、大都会博物馆长期董事唐骝千和他的妻子、考古学家暨艺术历史学家徐心眉向该馆捐赠了1.25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得益于这笔史上最大的资本捐赠,现当代艺术区计划得以重启,而该艺术区也将以他们的名字命名,至少为期50年。

唐骝千和徐心眉

新项目将耗费5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项目,”大都会博物馆馆长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回应道,“(现当代艺术)收藏将持续发展,并且比其他分区更加显著。”对于博物馆对埃斯科贝多的委任,霍莱因补充道,“她在建筑叙述中掷地有声,创造了不少植根于现代标准的当代建筑。”

弗里达·埃斯科贝多

对于这样一个大型项目,委任42岁的埃斯科贝多来进行设计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此前,她设计的主要是临时结构,也不算家喻户晓。但是她坦言,对这项任务毫不畏惧,感到兴奋。

“我喜欢挑战,”埃斯科贝多在家乡墨西哥接受《纽约时报》电话采访时说道。“为大都会博物馆这样重要的博物馆设计展馆是每个建筑师的梦想之一。”

埃斯科贝多表示,眼下谈论她的设计理念还为时尚早,但“重要的是将它与博物馆其他部分、与中央公园乃至整个城市连接,并且展现出纽约的文化多样性。”

大都会对于埃斯科贝多的委任并非从一开始就那么明朗。此前,他们考虑过另外四家建筑事务所:Ensamble工作室、2021年普利兹克奖得主Lacaton & Vassal、SO – IL建筑事务所以及大卫·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其中奇普菲尔德初期设计的价格曾达到8亿美元。在一条随后被删除的推文中,奇普菲尔德写道他“很遗憾与大都会结束7年的关系”,并祝贺埃斯科贝多在该项目中“一切顺利”。

埃斯科贝多出生于墨西哥,父母是医生和人口学家。她曾就读于墨西哥伊比利亚美洲大学,后来赴哈佛大学深造。在当下,文化界对于平等议题越发敏感,而选择埃斯科贝多似乎是代表了对于女性有色人种的重视。但是大都会博物馆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H. Weiss)指出,这与博物馆的决策无关。“埃斯科贝多能够带来多样性固然很好,”他说道,“但是这不在选择的标准之内。”

韦斯补充道,埃斯科贝多是设计“一座能够说明我们当代艺术的标志性建筑”的合适人选,他期望整个项目在大约7年内完成。

,

欧博注册www.aLLbetgame.us)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2006年,埃斯科贝多在墨西哥城建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区将成为她迄今为止最大的文化项目,与过往的项目处于完全不同的量级。此前,埃斯科贝多的作品包括为里斯本建筑三年展、芝加哥建筑双年展、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设计的临时展馆和结构。

2018年伦敦蛇形画廊夏季展亭

在伦敦,埃斯科贝多设计的蛇形画廊夏季展亭是一个半封闭的庭院,有一个三角形的水池、灰色混凝土屋顶瓦片制成的格子墙,以及弯曲的镜面顶篷。

埃斯科贝多的其他主要作品还包括2012年时对于墨西哥库埃纳瓦卡西凯罗斯画廊的扩建项目,她将已故壁画艺术家大卫·阿尔法罗·西凯罗斯(David Alfaro Siqueiros)的家和工作室改造为一个公共博物馆。2008年,她对墨西哥博卡奇卡酒店(Hotel Boca Chica)进行了修缮设计;2010年,为墨西哥实验博物馆(Museo Experimental El Eco)设计了一处在地装置。除了建筑时间之外,埃斯科贝多也是一名教师,曾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莱斯大学授课,现在正在耶鲁大学教书。

西凯罗斯画廊

目前,埃斯科贝多正在与总部位于纽约的Handel建筑事务所合作Ray Harlem项目,这是一个与国家黑人剧院(National Black Theater)的合资项目,未来将包括住宅、零售和表演空间。

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区将创造出80000平方英尺的展厅和公共空间,让博物馆有机会讲述比过去更加丰富的现当代艺术故事。此外,以唐骝千命名的区域还将囊括摄影、素描和版画。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部

霍莱因表示,新的区域不会提供“一条线性的道路”,而是“更加开放的建筑结构”,展厅将有不同的高度、规模以及光照。如今,当诸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这样的展馆都开始重新思考艺术的呈现、去包容多种视角和不同风格之时,大都会的这一新区域也将寻求拓展的叙事。“我们的艺术呈现将是跨文化的,”霍莱因说道。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发布评论